辻仁成《錯誤》まちがい 

  錯誤137222725127 錯誤137222725128  

人在發現到錯誤的時候,將會回顧自己過往的人生。

假如不曾犯下錯誤,或許致死都不會發現這點。

當人們豁然驚覺踏出錯誤的ㄧ步時,便已明白自己將要面對的未來。

偶爾,也有人從未發現那是個錯誤的決定,依然過著幸福的人生。 (P. 5)第一章第一頁

 

「請跟我老婆做愛」

錯誤的動機,開始了肉體關係;

然後一舉轉變成心靈相通的濃烈愛情。

這樣的命運之說,是有種莫名奇妙。

 

在不知情的情況下所犯的才是錯誤,換句話說,那是意外。可是我們是知情而為,不是意外,是故意。(P. 63)

於是錯誤變成故意而為的外遇,沉溺在其中的是迷戀還是真愛?

 

自己的心是什麼樣子,被綑綁起來之後的我才總算知道了。

繩子的痕跡不是會像這樣留下來嗎?一樣的,繩子的痕跡、被綑綁過的痕跡,也會留在心上。

冬小姐一定是撫摸著這些痕跡活過來的吧。她一直是孤獨的,所以我想,她是透過繩子的痕跡,來確認自己與這個世界是連結在一起的。在失足的世界裡,她是以她的方式,注視著何謂自己吧?(P. 188)

偏執的愛情觀,支配、束縛著他們的婚姻,即使想要離婚,也要支配著過程與方法。

無道德的請託,支配他們的友情。

 

愛這種東西,在喪失自信的時候最脆弱。(P. 230)

並不是誰讓誰失了望,而是不小心懷著自以為是的期望。 

 

所謂的命運,是在接受之後,才總算能和命運成為朋友。光是靠願望活著,只會產生慾望。可是,所謂的命運,接受了之後的心情是相當舒適的。(P. 279)

命中最悲哀的是放棄追逐所愛的人、放手讓他離開。

遇到與遇不到,都是生命中的必然。

 

要看一個人期望些什麼。只有野心的人,他的心永遠不會滿足。(P. 279)

偏執的愛情觀,導致無法挽回的生離死別。 

最後,錯誤的開始,幸福的結局。

(支配者並非書中的主人翁)

 

在書局看到的這本書的書封,大大的「請跟我老婆做愛」,一下子就被吸引了目光。

在這本書中辻仁成筆下的三位主角的愛情觀是帶有偏執、執著、糾纏的。

錯誤的動機

錯誤的開始

錯誤的抉擇

錯誤的決定

所幸,在各種錯誤中,至少有令人期待的幸福結局。

 

 

鄭愁予【錯誤】

我打江南走過

那等在季節裡的容顏如蓮花的開落

東風不來,三月的柳絮不飛

你底心如小小寂寞的城

恰若青石的街道向晚

跫音不響,三月的春帷不揭

你的心是小小的窗扉緊掩

我達達的馬蹄是美麗的錯誤

我不是歸人,是過客

 


辻仁成(Hitonari Tsuji)

1959年生於東京。1989年以《最弱音》獲得昴文學獎,是他小說的出道作品。

1997年以《海峽之光》獲得芥川獎,從此奠定他在文學界的地位。

1999年以《白佛》一書榮獲法國費米娜獎,是第一位獲得此榮銜的日本人。

除此之外,辻仁成小說、詩、劇作都有傑出的表現,同時也從事音樂創作、電影等。

1999年涉足電影界,執導他自己的作品《千年旅人》,成為橫跨小說、電影、音樂三個領域的全能才子。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vicki的小日子

vick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