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621

 

我是個無法輕易把身體放鬆的人。

 

所以我怎麼都學不會游泳~因為我連基本的水母漂都作不到。

要求一定要會游泳才能畢業的高中,到底是怎麼混過的,我也記不得了

 

記得高中時的韻律課,同樣是在鏡子前倚在欄杆邊,

我似乎總會在乎老師敲鼓的節拍、在乎前面同學的舉手投足、在乎自己的表情與動作,

或許因此我會有點表情僵硬、眼神呆滯,所以當同學的成績都是八、九十分時,只有我是七十幾分

 

所以,我也曾經害怕作按摩。

連去美容院整髮時的肩頸揉捏,都會讓我渾身不自在。

然後開始對自己的催眠「這能幫忙放鬆、這能紓緩疲勞、這個有助雕塑身材、

近年來,終於可以能夠讓人在我身上推拿按壓、也愛上作SPA了!

 

寫著,片段的記憶紛至沓來。

在從事公關廣告時,常有記者說我很適合當發言人;接受媒體電視採訪時,也總能沉穩鎮定地侃侃而談、記者都說我很厲害。(當然,事前我是有所準備而來的。)

可實際上以前的我只是個文筆不錯、卻不是那麼口若懸河、適合從事傳播行銷的人

教會我要當下用言語迅速回應反擊的,是我在美國念書時的學長。

坦白說,我現在很想他

 

不過這十多年來的婚姻,我發現我似乎有點退回以前的狀態。

可能是不想引起爭執或不愉快的氣氛,

有時候分明不是我的問題,

總是我在老公的類似質問的口氣、或是不耐煩的回應或是先入為主的話語後沉默以對,

於是,結果就像是變成冷戰、或是相處如冰

尤其是近兩年來的無業,似乎讓我喪失了自信、在柴米油鹽之中找不到自己的價值

然後我逕自一人地擅自患得患失、擅自惴惴不安。

 

不過我總是在老公與我日常的對話中,又覺這樣就很快樂滿足了!

唉!我對幸福的要求度可真低啊!

 

「一定會有好事發生。」

不這樣想是撐不下去的。

 

所以,現在,比較能泰然自若了。

窩在沙發中看電視的我是這樣想的

 

 

創作者介紹

vicki的小日子

vick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